墨爾本舊監獄 Old Melbourne Gaol — 帶你重回墨爾本維多利亞時代嚴肅又陰暗的歲月

舊墨爾本監獄歷史

墨爾本的歷史和淘金是息息相關,就連墨爾本的舊監獄也不例外!

19世紀中期,因為淘金熱帶來了大量的海外移民,人口的劇增下造成了社會紊亂,政府面臨維護法律和秩序的考驗,監獄的建造也迫在眉睫。

墨爾本舊監獄位於現在的Victoria Street、Russell Street和Franklin Street的交叉處,離市中心相當近。

舊監獄內一共有五棟建築物,目前僅剩下一棟供遊客參觀,共有3層樓,被關在此的囚犯超過數百名。

在1841年,墨爾本政府開始建造墨爾本監獄,在監獄啟用之前所有的罪犯都被關在簡陋的拘留室裡,常常有犯人逃跑的事件出現。1845年監獄完工,不過到了1850年這座監獄就人滿為患,為了收容更多的罪犯,在1852到1854年又在旁建造了一座新的監獄,接下來的幾年內也持續擴建監獄的規模,並加入了醫院、教堂、瞭望台、運動場所等設施。

最可怕的懲罰—沉默管制

墨爾本舊監獄被認為是當時最先進的監獄之一,而裡面最特別的管理是沉默管制,所有被關在這個監獄的囚犯都不能與其他人交談,一天有23個小時會被關在幽暗的牢房,經過特別設計的牢房和鋪在地板上用來減弱腳步聲的墊子讓囚犯的孤獨感更加強烈。

這些犯人每天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出來放風,而且就連自由活動的一個小時內也必須佩戴頭套,無法和其他人說話,若是開口說話就會受到鞭刑懲罰。

除此之外,他們對外界的資訊也完全隔離,這樣的管制讓人心生恐懼又感到絕望。

終結生命的藝術?—絞刑

墨爾本舊監獄結束過135個人的生命,他們之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犯了謀殺、強姦等重罪,當然也有些人是被陷害或是不熟悉英語沒辦法為自己辯護。

大部分的死刑犯會被處以絞刑,當死刑執行之前,他們會被關在二樓的一間牢房內渡過一段時間,由牧師陪同等待執行的那一刻,在行刑前獄方會在犯人中徵求劊子手,執行的劊子手可換取減免兩年徒刑。

監獄的角落就是當時執行絞刑的地方,當劊子手拉起在一旁的控制器,地板便會打開懸空,死刑犯被繩索勒緊後馬上就會失去生命,屍體會在上面懸掉30分鐘,確認死亡後被解下。

死亡面具 Death Mask

在監獄裡也保存了許多死亡面具,當時為了記錄死刑犯的面貌,在死刑犯被處決之後,獄方會在屍體還溫熱的時候,剃光他們的頭髮淋上石膏,經過了一晚等待屍體冷卻後再將模型取出,這些頭顱模型對於當時的興盛的顱相學研究非常有幫助,專家們會測量頭部的輪廓,找出他們犯罪行為的關聯。

知名罪犯

Tunnerminnerwait、Maulboyheener

這座監獄裡關得罪犯裡不乏幾個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字……

前兩個就是兩名被指控在西港區捕鯨的澳洲原住民Tunnerminnerwait和Maulboyheener,在1842年1月20日,墨爾本實施了首次公開處決犯人,在墨爾本舊監獄附近被處以絞刑。

在審判中,這兩名原住民不能提供證據,辯護中不能邀請原住民證人為他們出庭作證,甚至不能直接與歐洲殖民者組成的陪審團對話。政府後來在墨爾本舊監獄的大門附近,為這兩位原住民打造的紀念碑。

Collin Campbell Ross

另外一個澳洲知名的冤獄受害者 Collin Campbell Ross,他原本是一個酒吧的主人,後來被冤枉強暴犯殺害一名12歲的孩童,直到行刑之前他一直宣稱自己是清白無罪的,但當時的警探提出”科學”的證據,指出在他的酒吧裡地板上發現被害人的頭髮,而他也在受害者遺體被發現的100多天後被處死。更慘的是在執行死刑的時候,他是第一個使用新式四股繩工具作為絞刑的死刑犯,因為設計不良所以他硬生生掙扎了40多分鐘才斷氣。

在經過100年後澳洲政府透過了真正科學的檢驗,證實當時那根遺留在酒吧的頭髮並非受害者的頭髮。過了將近一世紀,終於還給Collin Campbell Ross一個遲來的清白。

Ned Kelly

再來要介紹的這位死刑犯  Ned Kelly在澳洲可是鼎鼎有名,他的一生被視為傳奇,在澳洲常常被翻拍小說、電影連續劇等,有許多民謠也是為他而寫。

Ned Kelly一生在監獄裡進進出出,短短35年的生命最終也是在監獄裡結束的。

他的父母是愛爾蘭移民,一家人在移民後時常受到當地英國警察和富紳的壓迫和騷擾。他曾因為冤枉偷竊而被關進監獄。在1878年,更有一位員警企圖強姦她的妹妹,他對此開槍射擊員警後遭通緝,從此之後,他開始了逃亡人生,並夥同他的弟弟和兩位朋友在許多地方犯案,每次犯案後他都會留下一封信抨擊當時的政府對他還有他的家人不公平的待遇。

當時的政府對他相當頭痛,又沒有辦法追緝到他,於是政府發出的巨額懸賞,希望透過獎金能讓民眾逮捕到他和他的同黨。但在當時大部分的人民,都認為Ned Kelly也是像他們一樣屬於地位低下的受害者。他的所作所為也是為了反抗當時惡劣的政府,所以不但沒有人追捕他,反而間接得到了一些民間的資源。

最後在逃亡了2年後,他們在格蘭盧旺酒店Glenrowan Inn被大量的員警圍捕,他的三個朋友被擊斃在酒店裡,他自己則靠他自製的44公斤重的盔甲存活了下來,但也被關進了墨爾本監獄,並在同年1880的11月被吊死,他當時身上穿的盔甲也被收藏在監獄裡。

行刑前,他的母親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勇敢起來,赴死也要對得起你的名字。他在上絞刑台之前留下了最後一句話是—這就是人生。

在處決完Ned Kelly後就不斷有聲音希望將監獄關閉,一直到1924年處決完安格斯梅里後監獄才被停用,但在二戰期間曾再度啟用,關押許多軍事犯,在幾間牢房內也可以看見牆上被刻上軍事犯的編號和犯行等。

城市看守所 City Watch House

墨爾本監獄旁邊是城市看守所,每天會有幾個時段讓大家進行互動體驗。一進去便會被警長要求男女分兩邊站,還會被搜身和被言語上羞辱 (豈不是自找罪受XD)

這看守所從1909年一直到1994年都還在運作中,當犯人被警察逮捕後就會被送到這裡,一直在這待到進法院受審理。

這樣一間小小的房間裡,會被關上5個左右的待審判者,在週末的夜晚,許多喝酒鬧事的人也會被關進這裡,可能會多達10幾個人。

被關進來的人會在這待上短則幾個小時多則數個月。

看守所裡面所有的塗鴉和牆壁上的刻畫都是從以前遺留下來的,就連天花板頂端的廁所紙也是當時的人留下來的。

在50年前左右所方在監押室裡安裝了監視器,當時他們就用浸濕的廁所紙投向監視器,很明顯的他們發揮了效用,因為廁所紙就這樣牢牢的被黏在監視器上,後來這些監視相機也被移除了。

另外有些房間也是為了一些不受控制的罪犯設計的,在裡面鋪滿了軟墊,防止他們傷害自己。

如今,這個坐落於墨爾本市中心的舊監獄已成為一個紀念,訴說著這座城市複雜的過去。這個監獄的存在也讓遊客體驗到19世紀維多利亞嚴肅陰暗的歲月。

 

The Old Melbourne Gaol

地址:377 Russell Street, Melbourne, Victoria 3000, Australia

電話:03-86637228

官網:http://www.oldmelbournegaol.com.au/

營業時間:9:30am to 5:00pm;看守所體驗時間每日不同 會在看板上公布當日時間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到我們的FB 粉絲頁按個讚,那邊有更多有趣的內容唷 🙂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